当时明月照明楼

好好做人

【双毒】永远的兄弟 | 生也相依,死也相随

凌文桀:

(虽然文和视频都很渣但请相信我视频其实比文更渣的)


视频连接(合在一起发总给我屏蔽,气)


【曾】


 


日军的轰炸来的猝不及防。


明楼一把推开王天风,炸弹在他们不远处爆炸。


可大多数人,却没有那么幸运。


轰炸过后,物是人非,一片寂寥。


那是明楼和王天风在军校时第一次落泪,也是唯一一次。


 


【今】


死间计划必须这么执行吗?”


“必须这样。”


乡村俱乐部,许久未见的生死搭档初一见面,便是剑拔弩张。


 


“我知道你背着我做了第二套方案,但是你这颗钉子,必须一直锲下去。你没得选择。”


王天风不缓不慢却不容置疑的叙述着事实,明楼默然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所有人都死了。


 


锋利的刀刃无情的划过王天风的颈部。王天风睁大了双眼,晃了几下,最终倒地。


 


死不瞑目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明楼惊醒。


虽然刚刚只是梦,但他却不由自主的去回忆这个梦。


梦中的情形太符合王天风的风格了,甚至王天风的种种设计,都能对的上。


最后,杀死王天风的那个人,只会是……明台!


 


明楼彻底醒了。


 


以明台的性格,杀了王天风之后必定会自杀,他不确定王天风会不会阻止他自杀,也不确定王天风最后还会不会有力气阻止。


王天风的计划中,除了明楼,所有人都得死。或许明台能留有一线生机,但……


明楼不敢赌。家人是他最大的弱点。


 


一夜无眠。


 


 


“放了王天风,你会得到你想要的。”


汪曼春不敢置信的看着绑着炸药的明楼。


明楼带来了计划中需要的那个密码本,以毒蛇的身份,终止了明台和于曼丽的行动。


 


牢中,王天风正准备着接下来如何顺理成章的“叛变”。


 


牢房的大门被打开,两名士兵压着明楼进来。


王天风吃惊的抬头,他的计划中并没有这一环。不过,看到明楼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,王天风瞬间就明白——明楼擅自更改了计划!


“疯蛇!”王天风垂头暗骂。明楼敢来就证明他已经设计好了一切,只能按照他的计划走,否则,死间计划就前功尽弃了。


王天风被带出牢房,和明楼擦肩而过。


“我来不只是为了你。”他听到明楼这样说,“帮我照顾好家里人。”


 


 


明楼在狱中的日子很不好过,日本人用各种方法从明楼这里去证明密码本的真实性,以及,明楼身上涉及到的诸多机密。


浑身浴血的明楼仰头靠在椅背上。


牺牲他一个,让所有人都活着。这个代价在明楼看来,很值。


尽管他知道家人会因这个结果痛心不已,但无论如何,活着总归死了强。


 


狱外突然枪声大作。


王天风试图偷走密码本,返途中“意外”暴露被日军击毙。


“就算是苦肉计,也不可能把自己给杀了吧。”藤田芳政端详着失而复得的密码本。“密码本的真实性已经被毒蜂确认了,明楼既然一直不开口,再折磨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
“枪毙吧。”


 


暴雨倾盆而下,明楼被带去刑场。


“你对我们已经没有用了。”藤田芳政得意洋洋的开口,“昨天,毒蜂试图偷走你带来的密码本,已经被我们击毙了。”


明楼似是颤抖了一下,又似乎毫无反应。


 


藤田芳政并没有在明楼身上看到他想看到的反应,气急败坏的向行刑者下了开枪的命令。


 


“你不说我是疯子吗?”


明楼眼前恍若浮现出王天风的身影。


“那我就疯给你看看。”


 


“谢谢。”明楼抬头勾起嘴角,毫不畏惧的看着行刑人员。


 


枪声盖过雨声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知道什么是生死搭档吗?”


“你生,我死。”


“不,是同生共死。”


 


 


 


【未】


仁和医院,胸外科主任办公室。


从美国归来的庄恕教授到仁和受聘。


扬帆起身开门。
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32)

  1. 当时明月照明楼凌文桀 转载了此文字